欢迎访问澳门新闻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法治生活 >

违法滥用呼吸机,导致人亡谁担责?

时间: 2020-11-10 15:36 作者:d8b8f788 来源:未知 点击:

   我母亲张静华在邯郸市第一医院呼吸二科(22床)住院期间,在病情轻微、不使用有创呼吸机时各项指标(自主呼吸、血氧含量、心率、血压)都非常正常的状态下,该科多次违反法律规定对我母亲滥用有创呼吸机,并且从未告知在场的患者亲属使用呼吸机存在的风险,从未主动做脱机处理,此行为严重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导致患者再也无法脱机,致使气道长期开放肺部相继感染多种耐药病菌(北京专家视频会诊后我们家属才明白是因为使用了有创呼吸机才导致了病情日益加重无药可治)而无法治疗失去生命。
       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我母亲张静华93岁(户口88岁)于2020年6月5日晚因发烧住到邯郸市第一医院老年病二科,经CT、X光片检查肺部轻度感染, 6月25日经X光片检查,左肺不张转至呼吸二科,7月4日在我母亲病情稳定,自主呼吸、血氧、血压、心律等各项指标都非常正常的情况下(有住院病历为证),也就是根本不需要使用有创呼吸机的情况下直接给我母亲带上了有创呼吸机,并且也根本没有按法律规定告知在场患者亲属(儿子)有创呼吸机可能会给患者带来什么风险,由于呼吸机噪音致使无法睡觉,我们自行将呼吸机拽掉,拽掉后我母亲自主呼吸正常。经药物治疗和肺部灌洗7月6日至15日期间肺部炎症已经非常轻微,左肺不张也已经消失,病情非常稳定,根本不需要使用有创呼吸机,这些都可以由每天的住院病历及7月6日和10日的影像检查来证明,在这种情况下7月15日早已脱离的呼吸机又再次被违法滥用,这次医生不仅仍没有告诉我们使用呼吸机的风险并谎称“用呼吸机养养肺”。严重违反了国家《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等相关规定,在此次使用呼吸机多日之后导致对呼吸机产生依赖再也无法脱机,并且使用有创呼吸机后气道开放致使肺部相继感染多种多耐药病菌,无法医治。在8月7号我们通过该科主任郭瑞霞联系到北京呼吸专家在该科医办室进行了视频会诊,主任郭瑞霞、管床大夫闫秀萍以及我们兄弟俩都在场,北京呼吸专家在视频中说:“看了你们医院上传的患者资料,从7月10日的肺片上看患者肺部炎症已经非常轻微,是最好的状态”,并指出“对这样的高龄患者我们不主张上有创呼吸机,90岁高龄的老人抵抗力差,一旦上机很难脱离呼吸机,上呼吸机之后气道就开放了,极易感染外界病菌,消灭了一种感染病菌又会感染另一种病菌,最终导致对抗生素全耐药,现在已经形成这种情况,你们做好最坏的准备”。(有会诊视频录像为证)。听完北京专家的解释,我们这才明白使用呼吸机对老年人是存在致命风险的,也才知道使用有创呼吸机数日后肺部相继感染嗜麦芽窄食单胞菌、鲍曼不动杆菌、曲霉菌等多重耐药病菌根本原因,这也直接导致了病情无法治疗多脏器衰竭在2020年8月25日死亡。
《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公民接受医疗卫生服务,对病情、诊疗方案、医疗风险、医疗费用等事项依法享有知情同意的权利。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疗卫生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同意;不能或者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同意。”
邯郸市第一医院之所以这样无视国家法律,多次对我母亲违法滥用有创呼吸机,对其危险性避而不谈、忌讳如深,我们认为原因在于我母亲是医药费用全额财政报销的离休干部,医院不担心医药费的支付,呼吸机闲置着不产生效益,通上电源给患者戴上后每天能收取的高额费用,这样一本万利。在我母亲不使用呼吸机各项生命体征(自主呼吸、血氧、心率、血压等)也都非常正常的情况下,如果告知使用有创呼吸机的危险性来让我们选择的话,我们肯定不会选择使用有创呼吸机。对金钱的贪婪追求泯灭了他们作为医生起码的道德和良知,为了谋取利益不管患者的死活,草菅人命,这比见死不救恶劣百倍!
我们在2020年9月1日向邯郸市第一医院医患办如实进行了反映,9月15日医患办工作人员告知我们:“经医院专家组调查核实后医院决定:1)向呼吸二科下达了限期整改通知。2)对呼吸二科进行全院通报批评。3)要求管床医生闫秀萍做出书面检查并对其进行警告处分。”(有录音为证)。我们对此处理结果表示不满,一条人命只换来一个警告处分,另外管床医生说过对我母亲的治疗方案全部是由科主任郭瑞霞制定的。在我们多次催促下,9月底医患办称等到国庆节后给予书面答复,结果在10月11日给了我们签署日期为2020年9月23日的书面“意见书”,虽然之前医院的口头答复我们不认同,但这次书面意见书与之前态度相比更是对其违法行为做了昧着良心的百般狡辩,只声称在医疗行为上存在“不足”,现我们对其颠倒黑白的狡辩(一共四条)逐条公布并给予揭露如下:

一、该院意见书中称“依据患者张静华病史、查体及相关辅助检查,诊断为:(1)II型呼吸衰竭。(2)重症肺炎。(3)感染中毒性休克。(4)心房颤动。(5)心功能不全,诊断正确”。医院所述的这些病症在使用有创呼吸机之前根本不存在,这些症状恰恰是在非法使用了有创呼吸机后所出现的,有住院病历为证,意见书没写、也根本不敢写这些病症出现的时间,更不敢说明这些症状是在滥用有创呼吸机之后出现的。

二、该院意见书认为对于我母亲“医疗措施适当”。这与在我们的要求下通过呼吸二科请的北京专家远程视频会诊的意见截然相反。后来的事实证实了专家的意见,更何况我母亲在使用有创呼吸机之前自主呼吸、血氧、心率、血压等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并且肺炎症状也非常轻微, 并不需要使用有创呼吸机,医院所称的医疗措施适当纯属颠倒黑白,是一种耍无赖的行为。
三、该院意见书所说的我母亲“反复肺部感染多种病菌(嗜麦芽窄食单胞菌、鲍曼不动杆菌、曲霉菌等)、基础病多,病情进行性加重,导致患者多脏器衰竭死亡是患者疾病的自然归转。”这与事实完全相反。关于肺部感染病菌的问题,在7月6日肺炎已经是非常轻微了,肺部仅有的嗜麦芽窄食单胞菌经过抗生素治疗后经医院化验培养及医院请求的第三方基因检测已经消失,“意见书”所称的肺部感染的所有病菌都是在7月15日再次滥用有创呼吸机开放气道后感染并检测出的;“意见书”中只说基础病多,却不敢写有什么基础病。因为我母亲根本就没有什么基础病,这都能够在入院后、使用呼吸机之前的各项心脏彩超、肝功、肾功、血糖等各项检查中所证明(有住院病历为证),正如通过该科主任请的北京专家远程视频会诊时在看完上传的病历资料后也同样说:“从上传病历中初始的各项血液检查及心脏彩超看,这位高龄老人的底子还好”(有录像为证);“意见书”中只称“病情进行性加重”,却不敢表明“病情进行性加重”的时间点,因为病情是在7月15日使用了有创呼吸机之后“进行性加重”的。这恰恰说明由于滥用有创呼吸机而导致肺部多种耐药病菌的相继感染,肺部感染急剧加重,致使多脏器衰竭而失去生命。
四、该院“意见书”认为呼吸二科只是对患者病情交待沟通及执行签字制度上存在“不足”。法律规定公民对诊疗方案、医疗风险享有知情同意权、选择权,医院无视法律规定,只用了一句“不足”来对其违法行为导致的严重后果进行开脱。
         我们认为该院在9月初的第一次答复起码已经认识到了是由于有关医务人员的违法行为导致了此次的医疗事故,没想到一个月后等来的是用掩盖真相、混淆黑白、捏造事实的 “意见书”来包庇相关人员的违法行为。
我们强烈要求有关部门对邯郸市第一医院相关人员违反法律规定、滥用器械致人死亡的行为及院领导疏于管理的失职及包庇相关人员的违法行为追究法律责任及党政纪处分。

来源:https://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RjcAehp

(责任编辑:d8b8f788)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Copyright©2014 http://www.542800.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澳门新闻网 企业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