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澳门新闻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时事观察 >

浙江温岭:劣币驱逐良币,合法企业遭“反杀”!

时间: 2020-12-21 12:14 作者:d8b8f788 来源:未知 点击:

鱼粉厂已经停产六年了,郑正夫和毛月素夫妻俩每天都要定时到鱼粉厂去看一看,望着眼前一片破败的景象,想到日夜辛苦打拼的心血付之东流,夫妻俩不由悲从中来!
郑正夫和毛月素夫妻俩是浙江省温岭市松门镇人,所在的温岭市盛龙鱼粉厂座落于温岭市松门镇松建村,租用温岭市盐业公司的土地,投资2000余万,由郑正夫任法人代表,在鱼粉行业,属于规模企业,也是当地唯一一家获得环评和生产许可的鱼粉企业,但谁都意料不到的是,企业自2014年以来却遭遇劣币驱逐良币,合法企业遭“反杀”的厄运。


   
毛月素经常来厂里看看,这种心情常人难以理解
缘起政府要求合并,企业种下仇隙


2014年全部鱼粉企业的生产许可证到期,浙江省农业厅颁布《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规定,要求更换生产许可证必须有由企业生产所在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环境保护部门出具的、与所申报产品相关的环保证明,进一步提高鱼粉企业的准入门槛。鱼粉加工企业是高耗能重污染企业,依据浙江省环保厅的要求同一地方不能重复审批多家鱼粉企业,准入门槛相当高。当时,温岭市松门镇共有10家鱼粉企业,其它九家均无环评手续和生产许可证,郑正夫一家是唯一办理了环评手续并取得生产许可证的合法企业,因而只有他一家企业能生产。
企业是一个地方的财政支柱,在人们对环保要求越来越高的今天,对不具备环评手续的违法企业进行淘汰和关闭,这是政府宏观调控的重要手段之一!
一时,其他九家企业主慌了,关闭和停产这些违法企业是摆在企业和政府面前的是一道难题。为此,松门镇政府想出了一招——合并,即九家企业合并到郑正夫一家企业,利用郑正夫一家的环评手续应付上级的监管和检查。
2014年6月,松门镇政府要求九家企业合并到郑正夫的一家,但由于松门镇政府并未制订出详细而明确的合并方案。郑正夫和毛月素夫妻俩虽然知道这是弄虚作假的做法,但并未强烈反对,因为它要维护政府的面子,维护地方稳定,也要帮助其它企业渡过难关!各企业也主动上门,要求合并。
合并是一件“好事”。既发展了地方经济,又维护了地方和企业稳定,也能帮助政府保护非法企业的继续生存。但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来了,松门镇政府虽然提出了合并要求,但并没有拿出具体的明确的合并方案,任凭企业之间自行协商,由于九家非法企业与毛月素的盛龙鱼粉厂之间是平等的,在各自保护利益最大化的前提下,这场由政府倡导的“合并”最终流产。
毛月素说:“在当时的条件下,我们并不反对合并,但是,怎么合并?合并之后怎么经营?股权又怎么分配?我们在合并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作为松门镇政府提出的合并导向和初衷,但却没有后续的政策和制度作保障,尤其是我要求的资产评估,政府十分反对,因此最终没有合并成功的主要原因是政府有想法,没办法!
因合并不成,有企业主找她吵、找她闹,到她企业“坐地分赃”,并扬言“不合并就要举报她!他们搞不成,她也莫想搞成!”
因此,合并失败这件事,毛月素既得罪了政府,也得罪了同行,从而为她往后的遭遇埋下了伏笔。
最后,在松门镇政府调节下,九家鱼粉企业合并成3家,海浪、海博、海友。其实,这三家就是一家,因为工商注册的股东完全一致。经松门镇政府和环保局同意担保办理生产许可证,继续生产污染环境。2014年11月12日被央视媒体曝光关停了。只有毛月素一家企业可以生产。他们就进行报复。

 

 
毛月素企业关闭六年,已经破败不堪

遭人举报存在违建,政府舞起强拆大旗


2014年11月20日,毛月素突然接到镇领导的电话,说她的鱼粉厂存在违建被人举报了,要拆除。三天后,松门镇政府带领公安、环保、国土等部门来了,对毛月素两千余平米的部分厂房进行了强拆,致毛月素新买的打包机和部分设备被损坏,鱼粉被打湿。毛月素说:“此次强拆,其损失高达七百多万元。”而强拆之前,政府既未给她申诉的时间,也未进行听证,就匆匆地强拆了,为此,她的女儿经受不了打击而跳河,毛月素的娘家哥哥和侄子等数人被当地派出所以妨碍公务罪,拘留外甥女7天。
“提及这事,我都受不了!”毛月素双手捂着脸失声痛哭。
2015年2月,毛月素再次接到镇领导的电话,说又有人举报了,还有违建没有拆除完。13日,镇政府又组织了大队人进行了强拆。据毛月素说:“这次连有土地证的部分厂房也一并拆除了。甚至还有镇领导劝盐业公司,不要把地再租给她了。
松门镇靠海,整个乡镇有3000条渔船,打捞的废料特别多、必须处理。
毛月素家的鱼粉厂是唯一具有环保手续的企业,于是,她主动找到松门镇政府请求生产,2015年4月16日,松门镇政府副镇长潘某在申请报告上签暑意见,同意企业整改通过后生产。整改期间,温岭市政协领导和温岭市环保局等人到现场说加快整改。
然而,2015年10月10日,镇政府和温岭市环保局突然又前来查封,理由是不符合“三同时”验收。而此时毛月素又投入200多万用于整改。毛月素说:既然你不同意我生产,就不要同意我整改,害得我又损失了200多万。”鱼粉厂此次查封后,便再也没有生产过,始终处于被“整改”和被“查封”状态,实则与关闭无异!

 

劣币驱逐良币,合法企业遭“反杀”
2014年12月26日,温岭市国土资源局发布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拍卖出让公告,土地用于建设水产产业园,郑正夫和毛月素依据松门镇政府要求,第一时间与松门镇政府签订了入园《承诺书》,但该承诺书复印件后来却有明显造假痕迹。“我当初签订的时候就我一家,盖章处是在紧靠承诺书的内容,后来政府给我两份承诺书的复印件,都不是我所签署,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松门镇政府提供的两复印件也不一样,明显造假,我想问的是,我只签了一份承诺书,现在有两份承诺书,公章从哪里来的?谁私刻我的公章?”毛月素说

 


这是松门镇人民政府两次给毛月素提供的《承诺书》。时间完全一样:2014年7月14日。但差别很大:1、盛龙鱼粉厂盖章的角度不一样;2、第一次提供的11个公章,第二次提供的只有10个公章;3、第一次提供的有两个公章十分模糊,第二次提供的都很清晰。
松门镇政府要求:企业入园必须两家以上企业合并才能入园。2014年7月14日,郑正夫和毛月素虽然与松门镇政府签订了入园《承诺书》,但因之前政府要求合并时,企业合并没有成功,得罪了所有企业,因此没有企业与它合并,据此松门镇政府拒绝毛月素的盛龙鱼粉厂入园。
而其它九家企业先是合并成了海博、海浪、海友三家,夺得了园区地块,后又合并成了一家,命名为“岭商生物。”而所谓的“投标”不过就是一个“过场”、一个“形式”,因为这三家企业的股东完全一样,只是三个名称而已。因此,无论哪一家获得都是自己人,把唯一竞争对手毛月素排除在外。毛月素认为:“这完全是弄虚作假的做法。她之所以不能入园,是松门镇政府故意设置条件,包庇非法企业,和非法企业一起,对她进行报复、打击,是权力对公民合法权利的恣意践踏。”



三家企业其实就是一家,分为三家的目的就是围标使用


毛月素又说:“一个合法企业为什么不能入园?一群非法企业为什么反能入园?当初合并,是松门镇政府没有拿出明确的具体的合并方案,导致了合并流产,为什么反而迁怒到自己头上来了呢?况且,自己是独立自主的企业,一企一策,合不合并,是自己的权利。哪条法律规定政府可以强制要求企业和企业进行合并呢?松门镇政府的手臂是不是管得太长了?”
另外,毛月素也提出另一个十分劲爆的内幕:由于鱼粉企业是高耗能,高污染企业,限制准入。在松门镇这个地方,获得环保审批的企业只有她一家,不可能有第二家。因此,她反复举报岭商生物没有环评资质,温岭市环保局以他们不是利害关系人,拒绝回复。经过两次司法判决毛月素虽然胜诉,但,至今,温岭市环保局依然没有公示岭商生物申报的环评资质。并且。2019年9月,台州市环保局明确回复毛月素“海博、海浪、海友三家鱼粉企业并未在我局办理过环评审批手续”。其中,海博就是现在岭商生物的前身。
企业作为市场经济的主题,其合法权利不容侵权,这是最基本法治原则。因未能入园,企业又一直被查封,始终处于被“查封”、被“关闭”的状态,眼看着设备一日日生锈,夫妻两人疼急在心里。自2015年3月起,毛月素就被迫踏上了上访之路,她的处境获得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同情,她的事也先后得到了台州市、中央环境部、国家信访局多次督办,却至今还是没有一个结果。

 

千疮百孔的屋顶透射着一缕缕阳光,毕竟乌云遮不住太阳!


依法治国,就是要依法行政,该关闭的关闭,该淘汰的淘汰,其前提是“该关闭”和“该淘汰”,而不是想淘汰谁就淘汰谁,这样的“冤屈”就不会发生。西方有句谚语:“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强调的就是天赋人权。公民的合法权利不容侵权,这是最最基本法治精神!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d8b8f788)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Copyright©2014 http://www.542800.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澳门新闻网 企业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